医用显示器,医疗显示器,灰阶显示器,内窥显示器,诊断显示器,内窥镜显示器-嘉利达专显科技有限公司 睿见精细 · 显达纤毫

如何购买?

错误

如何购买 如何购买
新闻中心
电商入口

电商入口

more

放射科的疲倦: 你所不知道的影响和怎么办?

信息来源:本站 日期:2018-01-04 

放射科阅片室的设计,对放射科医生工作效率和诊断正确率的影响有多大?你我可能都有所耳闻,但却从来没有深究过。不究则已,一究惊人!听说,在美国很多放射科医生站着写片,原来这早不是什么秘密。


是他们配不起椅子?答案当然是NO!


今天我们来读读Elizabeth A. Krupinski, PhD在今年2月写过的一篇文章,了解一下放射科医生的疲倦,以及由此带来的影响,再看看到底有没有解决方法?

Elizabeth A. Krupinski, PhD,works in the department of radiology & imaging sciences at Emory University in Atlanta. 伊丽莎白A.克鲁平斯基 理学博士,阿特兰大埃默里大学放射与影像科学部


Fatigue in Radiology: 

What is its Impact and What Can Be Done?



当今放射科医生典型的工作日时长在很多地方都已经到了10小时-12小时/天,在大多数情况下,放射科医生所耗费的时间几乎都用在PACS工作站阅读影像资料。这种工作表现对于医院经营者和卫生行政部门来讲也许是好事,但有没有想过,即便是8小时的满负荷临床工作后对放射科医生的诊断能力带来了什么影响?他们的表现与早上开始读第一张片时还一样吗?住院医师们在经过起伏不定的工作时间后,疲倦给他们带来了多少影响,技能学习对他们带来了多少压力?

近来更多的证据证明,是时候更多地关注一下医生的轮班次数,每班时长,同时有必要寻求方法去减少甚至避免放射科阅片室给医生带来的疲劳。


看,站着“写”诊断报告不是我杜撰出来的


在过去的几年中,我的同事和我一起研究了疲劳的危害,以及它对放射科医生和放射科住院医师的影响。首先,我们想看看能不能找出疲劳的生理特征,最自然想到的就是我们的视觉系统。我们建立了两种检测方法,调节和暗聚散——两者都是检测人的聚焦能力,尤其是近距离聚焦——仅仅在工作8小时后,已经明显达不到标准。由瑞典职业疲劳目录(SOFI)进行疲劳客观检测的结果也支持我们的判断:在长时间的工作日后,放射科医生显得缺乏生气,感觉体能耗尽,想睡觉,生理不适感,缺乏活力并有动眼神经紧张的感觉。与正式医生相比,住院医师这些客观体感和注意力的变化更甚。


感觉疲倦和不能集中注意力是一方面,但这真的会带来问题吗?诊断的准确性会受到影响吗?很不幸,答案是肯定的。真的带来了问题,真的对诊断准确性带来影响。

 

我们进行了一系列的研究,把放射科医生和住院医师分别在长时间临床工作前和后(平均约8小时)带到实验室,检测他们的诊断表现(使用受试者工作特征分析ROC),阅读隐匿性骨折的骨骼照片,肺部有结节的胸片和胸部CT。每一个受试者的诊断准确性都明显下降了4%。我们最近也重复了一系列满意度统计(Satisfaction of Search,SOS)研究,看究竟疲劳和著名的SOS错误源结合起来是否会出现其他的行为表现。早期结果再次提示,答案是“肯定有影响”——疲劳降低了放射科医生对一份影像资料诊断多个病变的意愿(编者按:即看到一个病变就觉得可以了,不再进一步深究是否有其他病变),同时疲倦很明显地“催促”放射科医生准时发报告(编者按:早点完成自己班内的事情)。同样,再次证明,对放射科住院医师的负面影响大于对正式医生的影响。


女放射科医生在“reporting”口述报告


我们甚至发现疲劳影响了视觉搜寻的方式,很可能降低了搜索的效率,使每一个病例的诊断花更多的时间。所有这些证据都指向了一个不可回避的结论:放射科医生,尤其是放射科住院医师,经常处于明显的疲劳状态,降低了他们集中注意力的能力,从而影响了他们的诊断准确性。


那怎么办呢?解决问题的办法有各种可能,但有两条我认为是最重要的。首先是要利用那些已经可以获得的技术解决办法,虽然,必须承认很多技术目前看起来并非像被吹嘘的那样有效。计算机辅助检测(CAD)和其他影像分析工具可从不同的途径帮助放射科医生优化图像,并检测或排除那些肉眼不太敏感的病灶。当这些工具可行和合适的时候,应该使用它们,只要能把它们恰当地整合到临床阅片工作流程中去,而不是变成导致影像效率和准确性的障碍物。


阅片室,你们家的阅片室是这样的吗?


恰当地优化视屏和阅片环境是另一项关键的措施,这项措施已经被证明有助于减轻疲劳。最近一项由我们主导的研究显示,大显示屏实际上使得图像观察的效率高于双显示屏。


另一个概念是以放射科医生为主,而不是以技术为主设计工作空间,让他们能把控自己的环境。实际上一些解决办法已经可以做到——使用舒适的办公椅,可调节高度,比如,把显示屏放在合适的高度,避免颈部和肩部的压力损伤。放射科医生应该考虑可调节高度的工作站,工作间应该有间歇,简单的站立和行走5分钟都是一种放松。这种短暂休息会让人得到恢复,使得那些一整天都不会动一下的肌肉进行运动。考虑一下20-20-20法则:每20分钟,看20英尺远处(约6米远)20秒。


总之,明白疲倦是一件严重的事情对临床工作会带来好处,能避免或至少弱化它的影响。这件事对住院医师尤为很重要,再三强调。减少疲劳对正式医生和住院医师都是有好处的。


对放射科医生个人而言,应该知道除了眼皮打架外,那些是自己已经疲劳的征象。在没有真正开始“看”之前,推迟开始阅读第一幅图像,当尝试集中注意力时,训练自己避免复视,减少视而不见的几率。身体无精打采或不适,感觉注意力下降和“心不在焉”都提醒你要休息一下了。稍事休息不能被认为是打断工作,而应该认识到这是必须和有益的行为。(完)


Feb 23, 2017 | Elizabeth A. Krupinski, PhD


放射科医生工作紧张,是全球性问题。更甚的是,国内放射科医生工作的环境差距很大,过于拥挤,过于嘈杂.....


这是典型的美国教学医院的放射科工作台设计,左屏用于上互联网查资料,进入HIS系统,中间两个主屏阅读PACS系统,右屏用于住院医师在上级医生指导阅片时修改描述和诊断。同时注意,所有的照明设计都是漫射照明,让医生有一个良好的视觉环境。想想都是泪啊


放射科阅片室地面铺设了地毯,为的是最大程度地减少走动时造成的噪声,比如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啊喂,那趾高气扬的鞋跟,我真想敲断它们!


漫射照明(diffused lighting),减少顶光或强光对屏幕的直接照射,能有效减少阅片的疲劳。



漫射照明

小知识:漫射照明方式,是利用灯具的折射功能来控制眩光,将光线向四周扩散漫散。这类照明光线性能柔和,视觉舒适。




现在国内也逐渐开始重视起阅片环境的搭建,睿显也一直在让影像医生舒适阅片的道路上探究前行,为此,睿显推出了首款可以站着阅片的放射科专用阅片桌

超大桌面,可同时安装2台显示器,阅片同时写诊断报告,简单方便。

升降底座设计,可根据身高随意调节高度,最高可升至1.4米。

阅片桌自带触碰感应式暖光灯,柔和不闪频,给眼睛舒适的环境,减少阅片疲劳。


俗话说好马配好鞍,如果阅片条件的改善能提高各放射科室的效率,减轻阅片工作的繁琐与疲劳,为什么不现在就改呢?希望医院院长们看到这一篇文章,想想放射科的不容易,尤其在医疗系统大刀阔斧的改革的此刻,怎样善待自己的员工?善待,是一种激励,最终是一种巨大的生产力。